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您当前所在位置:哎呦文学网>>反叛的大魔王

第二九六章 鲜血盛开王座之路(27)

更新时间:2019-10-22??作者:赵青杉
反叛的大魔王?第二九六章 鲜血盛开王座之路(27)
(7500字大章,感冒好的差不多了,从昨天晚上十一点写道刚才,连续作战16个小时,确实写的速度很慢,不过接下来都不会断更了。)

“女娲,还不能和谢旻韫建立联系吗!?”成默看着后视镜里越追越近的“奥丁之怒”车队低声问,他利用一道激光吸引了“奥丁之怒”的车队,然后将他引向了白秀秀他们预计突围的地方。

一百多个半机械人组成的车队绝对能够给米军制造不小的麻烦,帮助那些无法激活载体的学员们突围。至于个人的安危,成默暂时的只能寄托于女娲身上,对此他并没有多担心,对于成默而言,人工智能比人要可靠多了。

“抱歉,成默学员。前方似乎有电磁风暴,就连我的蜂鸟无人机都已经失去了联系......”女娲温柔的回答到。

关键时刻似乎人工智能也有些拉胯。

“那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们就朝起火的地方冲,那里应该是主战场!”成默遥望着不远处如灯塔般照亮了整个黑夜的火炬,在暗沉的天幕下,红色的火舌在舔舐着砂糖般纷纷扬扬飘落的大雪,整个场景像毕加索的油画一般有着令人恐惧的荒谬美感。

这一秒成默想起了“黑死病”,忽然间有些明悟飞蛾们为什么喜欢扑火,因为火不仅代表着毁灭,也代表着光明和方向。

想要进化,想要前进,必须得付出代价。

成默的神情有那么几秒钟的恍惚,然而背后擎天柱拖挂车上的乐队演奏不经意的戛然而止,以及忽然间声势大涨如同暴雨般向巴博斯倾泻过来的标枪雨,提醒了成默眼下不是走神的时候。

巴博斯在女娲的操纵下做着各种极限的规避动作,刹车的啸叫和轮胎掀起雪雾的声音刺激着耳膜,他在座椅上被摇的七荤八素,只能牢牢的抓紧车窗上的把手。

毫无疑问,对方也意识到自己将冲进米军的地盘,所以想要在他进入之前将他拦下来。

一杆金色的标枪擦着车窗而过,击碎了车窗边的后视镜,成默清楚的看见“巴博斯”生产的碳纤维后视镜的碎片飞散在空中,银亮的镜片倒映着灯光和遥远的火光,如圣诞节的彩色纸屑。紧接着又是一根金色的标枪擦着前保险杠直直的插向雪地,瞬时被巴博斯撞飞,画着圈弹出去很远。

刚才如果不是女娲刹车快那么一点点,让标枪插进发动机舱,一切就完了。

回过神来的成默惊出了一身的冷汗,紧紧的抓住把手,低声说:“用氮气加速!别节约了!”

“好的,成默学员。”液氮的标志在中控显示器上亮了一下,女娲柔声说,“你比我想象的更冷静。”

“啪、啪、啪”尾部传来有节奏的喷火声,成默还没有来得及回应女娲的赞赏,立刻就感觉到了强大的推背感,黑暗中的景物变得模糊,引擎的声浪让车身都跟着颤抖了起来,车厢内的空气在流动,形成了压抑的风,让成默有些呼吸不畅。

巴博斯似乎飞了起来,在雪原上朝着火焰升腾的地方狂飙,就像是扑火的飞蛾。

成默扭头盯着显示屏,看到山岳一般强壮布雷维克跳下了擎天柱,他手脚并用,像恐龙一般弓着身子踩着飞溅的雪花朝着他追了过来,速度竟然比一旁的摩托车还要快,实在有些不科学。

幸好米军的阵地已经不远了。

“前面有地雷阵.....”女娲说。

成默抬眼看了看时速表,已经超过了220公里每小时,他皱着眉头说:“那也没办法,只能闯!”

“你不用太担心,一般的地雷破坏不了这辆车的底盘装甲。只是会带给您糟糕的乘坐体验。”

“这是小事。”成默稍稍放下了一点悬着的心,立刻又补充道,“这种事情完全不需要说。”

“那就请您抓紧扶手。”女娲警告成默的同时,车顶的机枪开枪扫射,在大灯照射的范围内射烂了拦路的铁丝电网。

成默抬头,便看见巴博斯穿过铁丝网时擦出了无数细微的电花火,这一切的距离是如此之近,就像他于冬天干燥的天气,在一间漆黑的屋子里脱毛衣。

越过了电网,雪原上熊熊燃烧的大火也越来越近,他甚至能看清楚那滚滚的黑烟,还有接连不断的爆炸,在火焰之下是一片整齐停放的装甲车和运兵车。

很明显那是油库和机械化部队营地。

横亘在他和机械化部队营地之间的,是一片简易工事铸就的防线,不过防线已经基本上被摧毁,到处都是火堆和浓烟。地上坑坑洼洼,像是陨石雨撞击的模样,时不时还能看见垮掉的机枪和倒在地上和沙袋上的米军士兵,整个防线就是一副大战过后的凄惨面貌,这熟悉的场景成默一看就知道是谢旻韫的“涤罪之焰”。

成默扫了眼显示器,发现布雷维克那条疯狗也穿过了铁丝网,他那张坚硬的骷髅面孔在显示器中格外狰狞,如同毁灭生命的死神。

“再来次氮气加速!”成默滚动了一下喉咙说。

“我得告诉您一个坏消息,已经没有氮气了。”女娲说。

成默没有说话,只是盯着显示器上疯狂逼近的布雷维克,女娲似乎还怕成默不知道布雷维克距离他们有多近,开始报数:“1500米......1450米......1400米.......”

并不觉得有多刺激的成默被女娲刺激的心跳也跟着加速,他抬眼望了望前方,认为这个逼近的速度尚且还能够接受。可就在这时,毫无征兆的,车底传来了一声巨响,巴博斯弹了起来一下,接着落地,车身跟着剧烈摇晃。座位上的成默也被颠了起来,像是骑在一匹控制不住的野马背上的牛仔。

就在巴博斯停滞的一霎,布雷维克的金属面孔上泛起了笑容,他猛的一窜,像发狂的犀牛向着巴博斯逼了过来,一下距离就被拉近了一大截。

大地震颤,雪雾飞舞,就连后面的车队都被这扬起的雪花给遮蔽了。眼见布雷维克距离越来越近,只要再中两、三次地雷肯定就会被撵上。

成默虚了眼睛说:“女娲,开枪!对着地面开枪......”

“你的急智真是令人赞叹。”女娲诚挚的赞美道。

车顶的机枪垂了下来,像是浇水车冲着前方的雪地里倾泻弹幕,也不知道是子弹密集还是米军安装的地雷密集,子弹不断的触发地雷,爆炸声不绝于耳,巴博斯的前面全是冲天而起的黑色泥土,像是黑色的礼花。

可巴博斯已经没办法拉开和布雷维克的距离,布雷维克一直跟在巴博斯后面也不会踩雷,此时布雷维克已经距离巴博斯只有三百多米远。对于时速两百公里的怪物而言,这可以说就是眨眼间的距离。

成默透过显示器能够清楚的看见布雷维克半张骷髅面具下嘴角满溢出来的狞笑,他甚至能够通过口型判断出布雷维克正对着他说——“死亡在等待着你”。

狂奔中的布雷维克的背后长出了机械手,像是长出了一对机械羽翼。

成默暗道不妙,就看到两只机械手一左一右朝着巴博斯飞射,似乎想要抓住巴博斯的车尾。

女娲也意识到了危险,正在朝前方射击的机枪,调转方向,精准的朝着布雷维克的机械手点射,“哐、哐、哐”的子弹和金属的碰撞声不绝于耳,可并没有办法阻挡布雷维克金属手的来势。

巴博斯的引擎发出费力的嘶吼,但路况实在不佳,速度提不了多少。

眼见喷着火焰的两只机械手越来越近,女娲说:“情况不妙!”

成默心中一沉,此刻他要是还能激活载体当然可以将布雷维克揍回去,可眼下他并不能,不过他还有最后的一招,成默立刻在脑中冥想,从虚空中拿出“七罪宗”,乌洛波洛斯手表的界面上跳出了“审判者之剑——七宗罪”以及一个写着“能量100”的能量槽。

在遗迹之地获得绝大多数武器绝大多数是不能由本体使用的。但是神器和史诗神器则可以由本体使用。比如谢旻韫的神器“三星堆权杖”和拿破仑七世的史诗神器“七星元帅权杖”。

只是由本体使用时有能量限制,当能量使用完之后就自动消失。下次想要由本体使用必须等到充能完毕之后,不过载体并不受这个规则的限制,也就是神器在充能状况下,不影响载体使用,因为载体本身就可以给神器提供能量。

成默向来不到最后一刻绝不愿意用压箱底的绝招,眼下已经没得选择,只能拿出“七罪宗”,他松开安全带飞快的按下窗户,将整个身子都探了出去,寒冷的风裹着发黑的雪朝着他劈头盖脸的打了过来,将成默的脸吹的变了形,呼吸也无比的困难。

成默屏住呼吸,手握近乎透明的“七罪宗”向着两只机械手急射,黑暗中“七罪宗”带着幽暗的白光画了道弧线直戳两只马上就要触碰到巴博斯的手臂。

布雷维克知道成默手中武器的厉害,只能选择收回机械手。不过他并没有什么懊恼,反而直起了身子,这个时候他仿佛变成了四只手的半人马,两条腿配合着四只手在雪原上狂奔,还有四只手拿着武器,他兴奋的冲着成默大叫:“好东西,真是好东西,这么好的东西应该属于我布雷维克......我已经决定了,它就是我的冈格尼尔(永恒之枪)!”

成默才懒得理会布雷维克,又一次射出“七罪宗”来阻拦布雷维克的速度。之所以刚才不直接用七罪宗阻止布雷维克迫近,是因为巴博斯的启动速度比布雷维克要慢不少,所以优先解除被降速的可能。

布雷维克也不甘示弱,闪避的同时朝着成默扔出了一把斧子,成默赶紧将身体缩了回去。斧子的速度实在太快了,本体的反应速度比载体要慢一大截,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斧子旋转着劈开了几片雪花,瞬间就到了眼前,成默连眼睛都还没有来得及闭上。

绝望的看着锋利的斧刃闪耀着银光,直劈眉心。就在这时,车身偏了一下,“嗖”的一声,斧子擦过了车窗,削掉了他的一缕头发,消失在了黑暗中。

成默浑身都是冷汗,却也没有害怕的立刻彻底的把身子缩回去,而是毫不犹豫的又朝地面射出了一下“七罪宗”。“七罪宗”像打水漂一样弹跳着直奔布雷维克的两只“前腿”,“钱学森弹道”让布雷维克无法预判方向,只能挥舞盾牌尝试抵达,可盾牌在“七罪宗”面前就像纸糊的一样,严重的阻碍了布雷维克的奔跑姿态。

见又拉开了一些距离,成默才在布雷维克朝着巴博斯投掷标枪的时候坐里。

“谢谢!”成默大口的吸着气同时低声道。

“不客气。我已经通过刚刚发射的蜂鸟看到了大部分学员,他们现在遭遇了危机,外骨骼全都不能使用了!”女娲说。

成默瞄了眼窗外,巴博斯已经穿过了地雷阵进入了米军阵地,身侧全是一些简易工事,巴博斯丝毫没有躲避的意思,凡是沙袋和木栅栏直接就撞过去,只有壕沟需要尽量规避。他没有多看,而是马上就瞧向了显示器,显示器已经分成了四格,一格显示着身后穷追不舍的布雷维克,进入阵地之后,巴博斯的速度减慢了,灵活的他又在拉近和巴博斯的距离;一格显示着天空中俯瞰营地的鸟瞰图,二十多架黑鹰正在空中搜寻想要逃跑的太极龙学员;一格显示着谢旻韫正试图穿过“金属风暴”组成的子弹雨幕,她必须得摧毁金属风暴战车和电磁炮装甲车,才能去解决黑鹰;还有一格则显示着白秀秀和克里斯汀那个人妖的战斗,看样子白秀秀没有办法使用“时间裂隙”,战斗完全处在了下风,落败只是时间问题......

四个格子里所表现的内容全都险象环生,到了必须得处理的地步。

要换一个人在这里肯定会头大如斗,绝望到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办才好。幸好成默最大的优点就是冷静,他盯着显示器,用石头般的声音说:“我们得想办法甩开一下布雷维克。”

“在这种复杂地形下的这个半机械人的速度比我更快,除非你能不断的延缓他的速度。”

女娲的话音还未落,成默就看见布雷维克跳上一堆沙袋,他抓起一架重机枪,一边在壕沟之间跳跃,一边在空中朝着巴博斯射击。

子弹叮叮当当的打在车身,令人心惊肉跳。

“你跑不掉的!就算你有米军的庇护我也会抓住你!”布雷维克嚎叫着将没有作用的重机枪砸向了巴博斯,落地之时又高高的窜了起来,手中多了一管火箭炮。

成默低头瞄了眼乌洛波洛斯上的能量条,“七罪宗”的能量只剩下了四分之一。成默头皮发麻,仔细斟酌了一下,用“七罪宗”有一下没一下的减缓布雷维克的速度不划算,必须得一劳永逸。他四下搜寻了一下,很快就搜索到不远处架设在工事后面的“蛇鲨”导弹发射器,在来欧罗巴之前,各个国家针对天选者的武器他都研究过,知道蛇鲨是针对天选者的利器,于是他低声快速说道:“也许我可以试看看,女娲你朝左前方的蛇鲨导弹发射器那里开.....等下布雷维克发射反坦克导弹时慢点击毁它。”

“好的,成默学员。”

女娲踩了脚刹车,漂移甩尾碰到了附近的燃烧着的木质路障,将木质路障砸倒在地,腾起无数火屑。巴博斯锐利的斜插向了左前方,跳在空中的布雷维克对准了拐了个方向的巴博斯发射了一枚穿甲弹,导弹的啸叫声穿过了此起彼伏的爆炸声只插向巴博斯。

女娲调转了机枪对准了风雪中快速袭来的穿甲弹,成默将手中“七罪宗”变化成了一个半透明的罩子,套在了座椅靠背上,同时也把自己罩在了“七罪宗”的光幕里,稍稍推开了车门,大声说道:“现在!”

女娲开枪,一道长长的火链精准的直击反坦克导弹的弹头,成默看见反坦克导弹在空中炸出了一朵硕大的火花,他立刻打开车门,瞬间调出“瘟疫之主”穿在身上,包裹着他的“七罪宗”像金箍棒一样的变长,将他直接推向了不远处的的“蛇鲨”导弹发射器。

在半空中火花的掩护下成默像是坐在一辆横着吊臂的吊车吊臂顶端,扫过了一大片阵地,幸好“七罪宗”在他需要的状况下可以摧毁任何东西,只见碎屑乱飞,原本凹凸不平的阵地瞬间被刀切平,成默控制着七罪宗飞快的抵达了“蛇鲨”导弹发射器,在他抓住导弹发射器的时候,看上去无比坚硬的“七罪宗”变的无比柔软,拉出了一道长长的光弧,将成默留在了导弹发射器旁。

布雷维克已经扛着火箭筒再次高高跃起,成默抓着正方形的炮管一脚蹬开坐在座位上的米军尸体,然后坐在发射器的座位上,抓住把手,抬起发射器,在瞄准镜里锁定了半空中的布雷维克,先是按下了锁定,随即连按了四下发射键。

“呼!呼!呼!呼!”的四声,安装有四枚蛇鲨的导弹发射器接连射出四枚黑色蛇鲨,直奔半空中的布雷维克。

成默则控制“七罪宗”,将自己扯向了巴博斯。七罪宗一路切开沙袋和路障,瞬时就将成默拉回了巴博斯,看到布雷维克被四枚蛇鲨逼迫的不得不反向逃窜,成默稍稍松了口气。

此时副驾驶的车门早就撞的变了形,无法合拢,他挥动七罪宗直接将车门削掉。

“干的漂亮!”女娲说。

“谢谢!”成默暗中庆幸自己来之前做了万全的功课,要不然刚才不会使用蛇鲨发射器也是抓瞎。不息的冷风吹的他的有些发冷,成默抹了把额头上汗水,撇头看向了显示器,恰好看见了黑鹰悬停在两辆全地形车的上空,正在调转机身,将机枪对准两辆车之间的缝隙。

女娲适时的放大屏幕,成默就发现蹲在两辆车之间的正在疯狂拆卸全装甲外骨骼的人不是付远卓又是谁。成默几乎都没有思考,条件反射的抬手就射出了七罪宗,在黑夜中呈现暗金色的七罪宗如一道金光,戳穿了防弹玻璃,几乎在戳穿防弹玻璃的同时,戳穿了悬停着黑鹰,击毁了直升机螺旋桨。

黑鹰不甘心的射出两道火舌,拉着一道黑烟在空中旋转着朝地上坠落。

于此同时巴博斯飞快的撞碎路障,进入了机械化部队营地,成默看着显示器上正朝着后方逃窜的太极龙学员说:“能用无线电吗?”

“我的可以用,他们的用不了。”

“喇叭有吗?”

“当然!”

成默立刻说道:“叫他们往前走!”

巴博斯立刻发出了三声警笛长鸣,鸣笛结束就是广播一样的声响:“请所有学员注意,听从成默学员的指挥向前走!”

“请所有学员注意,听从成默学员的指挥向前走!”

“请所有学员注意,听从成默学员的指挥向前走!”

温柔的中文在营地上空回荡,打破了子弹射击和爆炸的冷酷无情。

已经退到了营地边缘的太极龙学员都愣住了,有些趴在车底望向了声音来源的方向,有些胆子大的干脆钻了出来,躲在车身边望向了在中间行驶的巴博斯。

于是他们看见了一辆破烂不堪连门都没有的6X6巴博斯上射出了几道金光,将空中正在进行扫荡的几架黑鹰击毁。后面的黑鹰见势不妙,射出了几发导弹,然而导弹却被巴博斯上的机枪点射爆炸,见状不妙的黑鹰调头离去。

成默收起了“瘟疫之主”和“七罪宗”跳下了巴博斯,营地里响起了欢呼声,所有太极龙的学员都从车底钻了出来,站在车辆的后面,对成默行注目礼,眼睛里闪烁着希望。

一脸血污的付远卓从LATV全地形车旁冲了出来,闪着泪花喊道:“成默!艹!你TM终于来了......”

成默还没有来得及回应,付远卓就跑过来一个熊抱,哽咽着说:“MD,老子还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你了。”

付远卓带着一股温暖而潮湿的血腥味抱住了成默,这让他有些手足无措,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付远卓,想起要不是自己,也许付远卓不会进入太极龙,更不会经历如此残酷的战斗,他又有些惭愧,只能面无表情的低声说:“别矫情了......现在也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赶紧往前走.....”

章鸿钧、谷士宁、杜冷还有顾非凡全都围了上来,四个人没有说话,互相看了眼,章鸿钧问:“往前走?前面有几十辆雷霆战车......”

成默朝后看了眼,奥丁之怒车队扬起的雪雾已经清晰可见,还有布雷维克高大的身影又再一次在火光之上跳跃。他知道眼下不能犹豫,也知道太极龙的学员们来机械化营地应该是为了夺取车辆,不过没有成功。他略作思考重新上了全是弹孔的巴博斯,坐在副驾驶座上低声说:“从另一边跑,路上有能用的武器就拿好。在距离雷霆战车阵地三百米的地方埋伏起来。”顿了一下,成默诚恳的说,“相信我!”

四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没有人有异议。

章鸿钧拍了拍成默的肩膀,给了成默一个一切尽在不言中的眼神,转身对一众太极龙学员喊道:“大家跟我走!”接着他带头快步向着左侧走了过去。

杜冷深深的看了成默一眼,低声说:“如果我能活着回去,一定补你一份结婚礼物。”说完杜冷也没等成默回复,匆匆的跟上了章鸿钧。

“对不起,成默。”谷士宁犹豫了一下,“之前我对你有些误会,如果能活着回去,我请你喝酒赔罪!”

成默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看着谷士宁没有太多表情的回答道:“等回去再说。”

“我欠你一条命。”顾非凡淡然的说,他又看了眼不远处的神色惊惶的金子涵,轻声道,“两条。”他在火光的映照下转身,接着又回头,“欠你的,我一定会还你.....”

成默看着顾非凡和金子涵走远,转头看向了站在车边的付远卓,他开口道:“你快跟上他们!”

“你呢?”付远卓问。

“我要引一些沙雕去冲阵。”成默说。

“能带上我吗?”

“危险。”

“要死卵朝天。”付远卓去拉巴博斯的车门。

“真的很危险。”成默认真的说。

“和他们一起就不危险?”付远卓问。

“危险性小点。”

“那我更要陪着你了。黄泉路上有个伴也不至于无聊。”付远卓道,他拉开了后座的车门径直坐了上去。

“你可要想清楚。”成默回头看向了付远卓,低声说,“如果遇到什么状况我不一定会救你。”

付远卓苦笑了一下,平静的说道:“嗯!记得把我的徽章和乌洛波洛斯拿走就行......”他转头望着刚才师哥死去的地方,轻声说,“还有师哥的。”

“行!”成默说,他看向了显示器,布雷维克和他的改装车队已经出现在了营地边缘,但他们停了下来,看着破烂的巴博斯,似乎怀疑有陷阱,成默看着站在最前面的布雷维克,冷笑了一下说,“女娲,会骂人吗?”

“骂人?”

“对,骂人!”

“你是要我骂布雷维克和奥丁之怒的人?”

“是!”

“好的!我尽力而为.....”

“一群在北欧乡下长大的臭狗屎!你们就是一群呆瓜,还装作很有品位的样子搞赛博朋克!哦!我的天那!这真是我看见过最丑陋的风格,简直丢维京人的脸,我敢打赌,夜店里的GAY都比你们这群人更像是硬汉!还有你布雷维克,你穿上裤衩就和牛郎店里卖肉的牛郎一模一样,把腿张开点,用点润滑油......成默一个可以艹你十个.......”

女娲打开喇叭模仿美剧《破产姐妹》里的大凶妹Max的音调骂人,整个营地都回荡着她优雅的粗口。

听到自己的名字,成默捂脸打断女娲:“谁把你教的这么污的?”

“美剧看多了就会。”

付远卓惊讶的张大嘴巴:“靠!女娲还能这么玩?”

“付远卓学员,请你礼貌一点。什么叫女娲还能这么玩?小心我扣你的学分!”

“好吧!”付远卓举了下双手,“女娲大人,我错了!”

这时成默再次拿出了“七罪宗”,伸出了手举着它变幻成举着的食指的手摇晃了两下,像是在用手势说“你不行”。

布雷维克带头冲进了营地,奥丁之怒的车队也拉扯着惊天动地的引擎声,朝着巴博斯冲了过来.....

反叛的大魔王?第二九六章 鲜血盛开王座之路(27)
上一章 ?|? 反叛的大魔王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2-2012 哎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